归去来兮

意识流没情节写手

你是我最愚蠢的一次浪漫(上)


※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现实向he 下半夜应该能写完


  你是否有见过雨后的山 ,雨丝围绕,雾气从山里散开来,仿若仙气,阳光从阴云的缝隙里直劈下来,看得见天悄悄透出的蓝。


  你想到什么。




  朱一龙想到白宇。


  他躺在休息椅上,看那人骑着车在片场四处游荡,看那人向他骑来。




  “哥哥。”白宇一张嘴,他仿佛就看见了那道光,劈开他全部的冷漠盔甲,直直照在他身上。




  朱一龙见过很多人,那些人或喜或悲,性子或急躁或沉稳,却只一个白宇,初识的高冷也好,相熟后的跳脱也好,让他一下子就记在了脑子里。




  这个世间有无数种相遇,但让朱一龙来说,不会有任何一个相遇,可以像他遇见白宇这样,刻骨铭心又酣畅淋漓。


  镇魂的本子一开始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吃惊的,这个本子不算好,剧情衔接矛盾,虽然只有几章,但是有不少问题已经暴露了。


  但他得接这个本子,对他来说向来不是他挑本子,是本子挑他,表演这条路他走的不算顺畅,每一个机会都值得珍惜。


  他定了下来,剩下的交由团队接洽,开拍在即,他得抓紧时间看看本子。


  看之前,他还是去读了原著,沈巍和赵云澜,
这两个角色被原著作者塑造的极有生命力,沈巍,巍巍高山 ,连绵不绝,是个霁月清风的好名字,那么谁会是那个赵云澜?


  更衣室里 他见到了白宇,这个演员他听说过,中戏的毕业生,演过大大小小一些剧,和他差不多,戏红人不红,倒是比他还要小两岁,如此看来不过也是还是个孩子。


  他们站在一起,一起上香,一起听导演说开机大吉,相互介绍
  你好,朱一龙。
   hi, 白宇。


  简单又毫无亮点的开头,他只当这是他人生数部戏的其中一部,他只当白宇是他无数合作伙伴中的一个。




  但是人间世事从来难料,白宇终究成了他的特殊,后来过了很久他看见别人说,他们一个是白月光的白 一个是朱砂痣的朱。
  

  这话说的不对,他想,白宇不是他的白月光,他是他的心头血,是他的朱砂痣,是他的玫瑰花刺。


  代表着什么呢,代表着他宁愿剜心取血,他宁愿满手尖刺。


  什么时候变得不一样的呢,没人说的清楚。


  也许是白宇骑着车叫着哥哥想他走来时,也许是他偶尔发呆被白宇拽回现实时,或者是两人对戏时从未间断的小动作。


  从没有任何一个剧组让他可以融入的如此之快,也从未有这样一个搭档可以换着花样逗他开心,让他偶尔有些晃神,当他有一瞬间的想法想留在戏里时,他突然发现有些东西已经脱离了原本的轨道,朝着未知的方向迅速发展起来。




  这样不行,他想。白宇有女朋友,他是知道的,是个很好的姑娘,长的也好看,偶尔探过一次班,说起话来温温柔柔的,是白宇会喜欢的类型。


  左右不过是没有出戏,拍完大家各自分开,这些不该有的心思自然也会烟消云散,倒也没道理让他多思片刻。




   但总有些东西是想不到的,当他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捡到胃疼的意识模糊的白宇时他就知道了,老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这个玩笑要不要开下去,由他决定。


  他已经叫了那人助理过来,看着她熟练的从背包里拿出胃药,拿着水喂了白宇吃下,他转过身想,他不会开这个玩笑的。


  可是第二天拿着早餐敲响那人的门时,他后悔了,或者是,从昨天转身就后悔了。



 
   人总是这样的,在你做出决定之后,你才会发现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上天和他开了个玩笑,他想,那就开一次玩笑吧,像个无知的幼童,只要眼下的时间是开心的,又何必去考虑之后的事呢。


  叫醒迷迷糊糊的人,催着那人早起刷牙洗脸,盯着那人吃完早餐,向他宣布这几个月早餐由他负责的决定,索性当一回沈巍,在这短短的时光里,至少有个赵云澜值得他去守候。


  白宇是个极通透的人,偏偏在感情上有些迟钝,却对他依然是极好的,龙哥龙哥叫个不停,时不时的小动作哄他开心,拍戏过程也不忘逗他,他望着他想,要是这段时间再长一点就好了,我再做一段时间沈巍,你再做一段时间赵云澜。


   总归是要有个结局的,白宇戏份比他早杀青一天,剧组准备了盒花,拖他交给白宇,他还穿着那件带袖子的短袖,遮住他的荨麻疹,好像遮住这个夏天一场梦,将花交给他,也只敢伸手摸摸那人小小的胡茬,他想,这下总该结束了。


  白宇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喊他龙哥,跟他说常联系,跟他说一起打游戏,然后便被助理催着上了车,他接了新剧,这会去和那边接洽一下,大概十几天后就要开拍了。




  他看过定妆照,青春校园剧,那人剃了胡子,一点赵云澜的影子都没有,在那里,他叫章远。


  他本以为是自己入戏太深,可是看到定妆照那一刻他就明白了,不是的,跟角色无关,他只是喜欢那个人。


喜欢赵云澜,也喜欢章远,喜欢那人演过的所有角色,喜欢那个人。


  没有想象中的慌乱,坦然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告别。就像是青春期的一场暗恋,分开之后,不过在心里留了个幻影,从此以后,那人喜怒哀乐,生活琐事,再与自己无关。


  最后一场戏拍完后导演过来握了握他的手,向他表示肯定与感谢,他便也带着笑回过去,身上是夜尊的戏服,在最后和这个夏天说再见时,他才发现,他早已不是沈巍了。


  行李是一早就收拾好的,接过剧组送的花盒和这里做简单的告别,便由着助理带着上了保姆车,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索性也是闲着,约彭先生出去旅游是个不错的想法,那人一早便催他,眼下正好有时间。


  手机震了震,白宇的消息弹出来。


  “龙哥,杀青快乐!!”
  “有时间一起吃鸡啊!”



  他笑了笑,回个好,也没有其他话该说,小助理在副驾驶笑出声,开心地开着微信语音,是和白宇那边一起建的群,她们几个一向玩的好。




  和彭先生约了旅行,去外面转转权当散心,便也能将这不该有的悸动抛去脑后。




  但是彭先生毕竟是彭先生,见面聊了没几句他就知道这场突然的旅行意义为何,难得地生了气,问他说,现在怎么办,你怎么办。




  就这么办呀,他笑着回道,明年剧播完也不会有其他交集了不是吗。


  彭先生骂他你怎么这么糊涂,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搞这些小年轻喜欢的小动作。


  却也拉着他跑了不少地方,说是拿天地洗刷一下他白长了的年龄。


  本以为会这么过去的,但是剧播以前的宣传期却打乱了一切计划。


  六月份,他们在小小的直播间见了面。

 

 

 

 

 

评论(1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