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意识流没情节写手

择日疯

 架空设定 都是我编的


   1942年的北平,到处都是香槟宴会。各式各样的人借着各式各样的理由在一场又一场的软裙红酒中沉醉,名利与金钱,不过是在这乱世中最后的一丝安慰。

 

   赵云澜自然是这类场合的常客,他为人俊朗又偏生能言善道,又有特别调查处处长这个身份加持,四五句话便可以和各类人士打成一片,有他在的场合似乎酒也多了几分回味。即便是那些愤世嫉俗的文人墨客,在他面前也很难强端着一副架子,不知不觉几句话,就将自己所有愤懑不平吐的一干二净。

 

   不过和所有沉浮在娱乐场的人一样,赵云澜不过也是披着个皮干着自己的营生,伴随着每天酒席的也是无尽的胃疼与无人依靠的孤寂,即便曾有过的几场里恋爱,也不过是强求安稳,最后好聚好散。

 

   不过命运总是令人难以琢磨的,赵云澜充满惊险又单调无奇的地下生活总要有人给他添把烈火,让他保持清醒又不丧失理智。于是,28岁的赵云澜在一场宴会里,遇到沈巍。

 

  那本是一场没什么必要去的宴会,赵云澜刚结束完手头最近的调查工作,难得有个调整期,但是主办人偏偏与赵父认识,托了这层关系送的请柬怎么都不好拒绝,又是那些教授们的学术交流会,赵云澜也不明白这种宴会为什么一定要扯上他一个混在名利场里的人,但无奈也只能发挥自己四处认姐夫的本领穿插在宴会之中,里里外外打了个招呼,听了几句教授们谈的各类专业名词后便忍不住找了个借口躲在了周围的沙发上,拿着刚取好的小甜点垫垫肚子。

 

   “周叔家的烤鸭店应该关了,早知道让大庆提前买好放家里。”赵云澜看着手里的小蛋糕暗自腹诽了几句,便被沙发另一边的人吸引了注意力。

 

   这可不能怪他,纵是看过不少美人的他在看到那个人那张脸时也忍不住叹一句贼老天的不公平,真的舍得让人生的如此标致,男子该有的英气一分未少,偏偏一副金丝眼镜又衬得他极具书生气。世人皆有爱美之心,美人又从不分性别,更何况,这个美人的注意力总是若有若无的飘到他身上。不去打个招呼,真是白在名利场混了这么多年了。

 

   “你好,赵云澜,先生贵姓?”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开场白,也没有往日里对别人应有的夸赞,但是赵云澜还是发现美人肉眼可见的紧张与极速的调整,让他略微有些惊讶。

 

   “免贵,姓沈,沈巍。”

 

即是知道了人家姓名,握手礼自然是不能落下的,但是沈巍拉着他手不放可就不在他的预期范围之内了,正要说些什么又看见沈巍飞速放开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似乎真的只是不小心多握了一会,却难免让他多想。

 

毕竟沈巍对他,可不像对陌生人的感觉。

 

“诶,云澜,你怎么躲到这了,刚好要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得意门生,燕京大学教授沈巍,别看他年轻,对古汉语的研究可深的很,可是未来的学术新星啊。“

 

主办人适时的出现打破了略微有些尴尬的场面,赵云澜也顺水往下接了话“诶,这么说来,沈教授可是学术新贵,那我可得请沈教授喝一杯,沈教授不会拒绝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