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意识流没情节写手

虽然我搞rps

但是看到甜崽开心我就超开心啊1551

真的好甜呜哇阿阿阿阿阿求他们结婚哇呜呜呜现在时机刚刚好哇

呜呜呜呜


择日疯

 架空设定 都是我编的


   1942年的北平,到处都是香槟宴会。各式各样的人借着各式各样的理由在一场又一场的软裙红酒中沉醉,名利与金钱,不过是在这乱世中最后的一丝安慰。

 

   赵云澜自然是这类场合的常客,他为人俊朗又偏生能言善道,又有特别调查处处长这个身份加持,四五句话便可以和各类人士打成一片,有他在的场合似乎酒也多了几分回味。即便是那些愤世嫉俗的文人墨客,在他面前也很难强端着一副架子,不知不觉几句话,就将自己所有愤懑不平吐的一干二净。

 

   不过和所有沉浮在娱乐场的人一样,赵云澜不过也是披着个皮干着自己的营生,伴随着每天酒席的也是无尽的胃疼与无人依靠的孤寂,即便曾有过的几场里恋爱,也不过是强求安稳,最后好聚好散。

 

   不过命运总是令人难以琢磨的,赵云澜充满惊险又单调无奇的地下生活总要有人给他添把烈火,让他保持清醒又不丧失理智。于是,28岁的赵云澜在一场宴会里,遇到沈巍。

 

  那本是一场没什么必要去的宴会,赵云澜刚结束完手头最近的调查工作,难得有个调整期,但是主办人偏偏与赵父认识,托了这层关系送的请柬怎么都不好拒绝,又是那些教授们的学术交流会,赵云澜也不明白这种宴会为什么一定要扯上他一个混在名利场里的人,但无奈也只能发挥自己四处认姐夫的本领穿插在宴会之中,里里外外打了个招呼,听了几句教授们谈的各类专业名词后便忍不住找了个借口躲在了周围的沙发上,拿着刚取好的小甜点垫垫肚子。

 

   “周叔家的烤鸭店应该关了,早知道让大庆提前买好放家里。”赵云澜看着手里的小蛋糕暗自腹诽了几句,便被沙发另一边的人吸引了注意力。

 

   这可不能怪他,纵是看过不少美人的他在看到那个人那张脸时也忍不住叹一句贼老天的不公平,真的舍得让人生的如此标致,男子该有的英气一分未少,偏偏一副金丝眼镜又衬得他极具书生气。世人皆有爱美之心,美人又从不分性别,更何况,这个美人的注意力总是若有若无的飘到他身上。不去打个招呼,真是白在名利场混了这么多年了。

 

   “你好,赵云澜,先生贵姓?”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开场白,也没有往日里对别人应有的夸赞,但是赵云澜还是发现美人肉眼可见的紧张与极速的调整,让他略微有些惊讶。

 

   “免贵,姓沈,沈巍。”

 

即是知道了人家姓名,握手礼自然是不能落下的,但是沈巍拉着他手不放可就不在他的预期范围之内了,正要说些什么又看见沈巍飞速放开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似乎真的只是不小心多握了一会,却难免让他多想。

 

毕竟沈巍对他,可不像对陌生人的感觉。

 

“诶,云澜,你怎么躲到这了,刚好要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得意门生,燕京大学教授沈巍,别看他年轻,对古汉语的研究可深的很,可是未来的学术新星啊。“

 

主办人适时的出现打破了略微有些尴尬的场面,赵云澜也顺水往下接了话“诶,这么说来,沈教授可是学术新贵,那我可得请沈教授喝一杯,沈教授不会拒绝吧?”

   

 

 


没走

今晚更


山海

以前写的同人,但是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改了名字。

大家当原耽看吧,主要是想让你们看看我这个瞎几把扯的文风
山海

Warning:一个关于张珙仁和马子恒的故事

 

 

  他们自小长在一个院子里,和那人不一样的是,他四岁那年被父母从姑母家接了回来,住进了大院里,院里小孩不多,和他同龄的是更少,抛开那些沾亲带故的大的小的,子恒算得上是同龄人了。

 

  马叔叔是飞行员,长年奔波在外,只节假日得了空才能回家几次,有时恰逢他借宿在子恒家,陪着他坐在沙发上等到半夜,陪着他接过马叔叔的行李应了轻声的问询,子恒才会拉着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眼一闭倒头就睡,留他一个慢慢关灯,收拾床铺,再把睡成大字型的那人摆正位置,两个小脑袋凑在一次,直到第二天阿姨拉开窗帘让第一抹太阳照在身上。

 

  一开始的关系却没有这么好。

 

  院里都是些老国营厂的干部,政企那个时候也没有分开,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官员,官商不分,孩子自然也多些娇气,排外心也是很强,自然是不喜欢突然住进来的他。他也是个被宠着长大的孩子,自然也不会白受了冷落,你不和我玩我自是不会去找你,一个人陪着自家小狗在院子草地里打滚,倒是也玩的快活。

 

  子恒大概是个意外,他们家是对门,两个母亲也是厂子里有名的好姐妹,马父是飞行员长年见不到,张父又多应酬,两个妈妈自然多走动一点,两个孩子乖乖地跟在妈妈身边,悄悄地互相打量。

 

  子恒小的时候是个玩的开的性格,腼腆归腼腆,玩起来倒是比其他孩子还要疯一点,和自己亲近的人更是这样,又聪明,该做的不该做的分的一清二楚,看起来乖巧又懂事,他有时抱着狗坐在窗台看马龙和朋友在楼下玩,也会感觉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朋友。

 

  子恒也很注意这个新来的小男孩,和同院其他孩子相比,珙仁总是有些不一样的,张叔忙虽忙,对孩子的教育确是一点也没落下,即便他眼皮耷拉陪着小狗在院里撒欢,也总有种淡淡的傲气,不叫人接近。

 

  子恒和他不一样,两岁那年被懵懵懂懂带到新家,自小长在这里,有时候妈妈带着他去隔壁徐阿姨家,他听着妈妈们聊天,看着沙发旁的小茶几上小小的合照,徐阿姨挨在张叔叔身旁,怀里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珙仁来的那年他开始记事了,妈妈拉着他去和那人打招呼的时候,那人牵着小白狗站在他面前,眉眼弯弯,已经隐约有了些桃花眼的样子。

 

  子恒算不上受同龄人欢迎,毕竟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其他孩子看他自然多了几分羡慕与嫉妒,他也不在乎,左右他有珙仁,两个人嬉笑打闹吵吵闹闹地长大,倒是比其他人感情更深了些。

 

  有些东西却也就这么悄然改变。

 

  上初中的时候,珙仁收到了女孩子的告白信,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说是告白信就真是告白信,粉红色的信封叠得整整齐齐,一打开是娟秀的字体,一笔一划写得认真,从背后摸上去凹凸不平。

 

  子恒和他座位隔得不算近,但拗不过他们总是不停的小动作,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封信,珙仁还是那副冷冷淡淡地表情,看完就收了信,也不知道是不是高兴。

 

  子恒收了笔,活动的动作大了些,朝那人挥了挥手,就见那人一下子笑弯了眼,胡乱扯了作业本就朝他走来。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忐忑的心一下子安稳了下来,拍拍前座示意自己先走,便跟着那人一同离开教室。

 

  “阿仁,你是不是收到嗯..收到告白信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那人哼着歌谣应了一声。

 

  他突然有些紧张“那你答应吗?”他接着问,这不怪他,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不会,没那个心。”那人笑着答道,他刚要应就被那人拉着跑向篮球场。

 

  “诶,珙仁!”

  “走啊,我们去打球啊。”

  “诶,只打一场啊,回去我妈又要说我了。”

 

  年少的人儿还是不懂那些奇怪的小心思,把一切归于友情,归于关心。

 

  高中的时候他看了一部片子,经历了一切的大学生本以为可以迎接幸福,却意外死在工地上,他年长的爱人看着他的尸体撕心裂肺。

 

  他突然就明白了自己对珙仁的感情,把自己锁在卧室里想了一整晚,这不行马子恒,你这样不行。

 

  第二天一早,两个眼袋耷拉在脸上,脸色也比往日苍白不少,吓坏了前座。

 

  “诶不是我说啊恒哥,你这是打了一晚上游戏还是干什么,怎么成这样了。”一边说一边往四周看“诶,老张呢,你们今天怎么没一起来。”

 

  他打了个哈哈过去,一边又是烦心,他提早出了门,想着减少接触,他不觉得自己有错,但是这条路这么苦,他总不能带那人一同走,这样总归还是朋友,总比说开了连朋友都做不了的强,不是吗?

 

  那人越大越活跃,他以前和别人说,看似珙仁比较皮但其实私下里他话比较多,珙仁没吭声,但是他们都知道,话多的那个怎么可能是他马子恒。

 

  所以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告诉他。

 

  他们院里住了个搞电影的,每到周六有空,就和门卫商量好,拉了电出来搭好器材,搭个简单的露天电影院,以前他们总是一起带着板凳去看,都是些老电影了,和老唱片一样带着旧时光特有的气息。

 

  这周也不例外,他本是不想去的,但是那人一敲门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电影有些小无聊,放到中间小灵通震动了一下,拿出来一看,坐在他身旁的人透过小小的屏幕说着和他心里想的一样的话,他抑制不住地往旁边看,那人望过来,电影的光映在那人的桃花眼里,像极了天上的星星。

 

  他们在高中在一起,又在大学分开。

 

  谁都挡不过距离,一个在北方一个去了南方,跨过黄河越过长江,却还有那么多的山区实在是翻不过去,他站在这边,隔着万里冲那人喊着分开。

 

  从此又是好多年的不曾相见,偶尔过年回家,也不见那人身影,一问母亲才知道那人出了国,一下子愣在原地,母亲抱怨了两句怎么大学关系反而淡了他也不好说什么,苦涩地笑笑,打个岔过去。

 

  一下子,真是隔了万米。

 

  他和前座说了他们的事,倒是个直爽的性子,对他说“你管隔着多远呢,你跨一米不过一秒,你们相伴走了这么多年,这么多秒还抵不过这区区万米吗?”

 

  他笑着干了面前的酒,没吭声,却还是在日后公司合作再见那人时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娘。

  真是,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春去秋来,我终是越过山海,与你相遇。

 

 

 

 

 


你是我最愚蠢的一次浪漫(上)


※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现实向he 下半夜应该能写完


  你是否有见过雨后的山 ,雨丝围绕,雾气从山里散开来,仿若仙气,阳光从阴云的缝隙里直劈下来,看得见天悄悄透出的蓝。


  你想到什么。




  朱一龙想到白宇。


  他躺在休息椅上,看那人骑着车在片场四处游荡,看那人向他骑来。




  “哥哥。”白宇一张嘴,他仿佛就看见了那道光,劈开他全部的冷漠盔甲,直直照在他身上。




  朱一龙见过很多人,那些人或喜或悲,性子或急躁或沉稳,却只一个白宇,初识的高冷也好,相熟后的跳脱也好,让他一下子就记在了脑子里。




  这个世间有无数种相遇,但让朱一龙来说,不会有任何一个相遇,可以像他遇见白宇这样,刻骨铭心又酣畅淋漓。


  镇魂的本子一开始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吃惊的,这个本子不算好,剧情衔接矛盾,虽然只有几章,但是有不少问题已经暴露了。


  但他得接这个本子,对他来说向来不是他挑本子,是本子挑他,表演这条路他走的不算顺畅,每一个机会都值得珍惜。


  他定了下来,剩下的交由团队接洽,开拍在即,他得抓紧时间看看本子。


  看之前,他还是去读了原著,沈巍和赵云澜,
这两个角色被原著作者塑造的极有生命力,沈巍,巍巍高山 ,连绵不绝,是个霁月清风的好名字,那么谁会是那个赵云澜?


  更衣室里 他见到了白宇,这个演员他听说过,中戏的毕业生,演过大大小小一些剧,和他差不多,戏红人不红,倒是比他还要小两岁,如此看来不过也是还是个孩子。


  他们站在一起,一起上香,一起听导演说开机大吉,相互介绍
  你好,朱一龙。
   hi, 白宇。


  简单又毫无亮点的开头,他只当这是他人生数部戏的其中一部,他只当白宇是他无数合作伙伴中的一个。




  但是人间世事从来难料,白宇终究成了他的特殊,后来过了很久他看见别人说,他们一个是白月光的白 一个是朱砂痣的朱。
  

  这话说的不对,他想,白宇不是他的白月光,他是他的心头血,是他的朱砂痣,是他的玫瑰花刺。


  代表着什么呢,代表着他宁愿剜心取血,他宁愿满手尖刺。


  什么时候变得不一样的呢,没人说的清楚。


  也许是白宇骑着车叫着哥哥想他走来时,也许是他偶尔发呆被白宇拽回现实时,或者是两人对戏时从未间断的小动作。


  从没有任何一个剧组让他可以融入的如此之快,也从未有这样一个搭档可以换着花样逗他开心,让他偶尔有些晃神,当他有一瞬间的想法想留在戏里时,他突然发现有些东西已经脱离了原本的轨道,朝着未知的方向迅速发展起来。




  这样不行,他想。白宇有女朋友,他是知道的,是个很好的姑娘,长的也好看,偶尔探过一次班,说起话来温温柔柔的,是白宇会喜欢的类型。


  左右不过是没有出戏,拍完大家各自分开,这些不该有的心思自然也会烟消云散,倒也没道理让他多思片刻。




   但总有些东西是想不到的,当他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捡到胃疼的意识模糊的白宇时他就知道了,老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这个玩笑要不要开下去,由他决定。


  他已经叫了那人助理过来,看着她熟练的从背包里拿出胃药,拿着水喂了白宇吃下,他转过身想,他不会开这个玩笑的。


  可是第二天拿着早餐敲响那人的门时,他后悔了,或者是,从昨天转身就后悔了。



 
   人总是这样的,在你做出决定之后,你才会发现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上天和他开了个玩笑,他想,那就开一次玩笑吧,像个无知的幼童,只要眼下的时间是开心的,又何必去考虑之后的事呢。


  叫醒迷迷糊糊的人,催着那人早起刷牙洗脸,盯着那人吃完早餐,向他宣布这几个月早餐由他负责的决定,索性当一回沈巍,在这短短的时光里,至少有个赵云澜值得他去守候。


  白宇是个极通透的人,偏偏在感情上有些迟钝,却对他依然是极好的,龙哥龙哥叫个不停,时不时的小动作哄他开心,拍戏过程也不忘逗他,他望着他想,要是这段时间再长一点就好了,我再做一段时间沈巍,你再做一段时间赵云澜。


   总归是要有个结局的,白宇戏份比他早杀青一天,剧组准备了盒花,拖他交给白宇,他还穿着那件带袖子的短袖,遮住他的荨麻疹,好像遮住这个夏天一场梦,将花交给他,也只敢伸手摸摸那人小小的胡茬,他想,这下总该结束了。


  白宇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喊他龙哥,跟他说常联系,跟他说一起打游戏,然后便被助理催着上了车,他接了新剧,这会去和那边接洽一下,大概十几天后就要开拍了。




  他看过定妆照,青春校园剧,那人剃了胡子,一点赵云澜的影子都没有,在那里,他叫章远。


  他本以为是自己入戏太深,可是看到定妆照那一刻他就明白了,不是的,跟角色无关,他只是喜欢那个人。


喜欢赵云澜,也喜欢章远,喜欢那人演过的所有角色,喜欢那个人。


  没有想象中的慌乱,坦然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告别。就像是青春期的一场暗恋,分开之后,不过在心里留了个幻影,从此以后,那人喜怒哀乐,生活琐事,再与自己无关。


  最后一场戏拍完后导演过来握了握他的手,向他表示肯定与感谢,他便也带着笑回过去,身上是夜尊的戏服,在最后和这个夏天说再见时,他才发现,他早已不是沈巍了。


  行李是一早就收拾好的,接过剧组送的花盒和这里做简单的告别,便由着助理带着上了保姆车,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索性也是闲着,约彭先生出去旅游是个不错的想法,那人一早便催他,眼下正好有时间。


  手机震了震,白宇的消息弹出来。


  “龙哥,杀青快乐!!”
  “有时间一起吃鸡啊!”



  他笑了笑,回个好,也没有其他话该说,小助理在副驾驶笑出声,开心地开着微信语音,是和白宇那边一起建的群,她们几个一向玩的好。




  和彭先生约了旅行,去外面转转权当散心,便也能将这不该有的悸动抛去脑后。




  但是彭先生毕竟是彭先生,见面聊了没几句他就知道这场突然的旅行意义为何,难得地生了气,问他说,现在怎么办,你怎么办。




  就这么办呀,他笑着回道,明年剧播完也不会有其他交集了不是吗。


  彭先生骂他你怎么这么糊涂,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搞这些小年轻喜欢的小动作。


  却也拉着他跑了不少地方,说是拿天地洗刷一下他白长了的年龄。


  本以为会这么过去的,但是剧播以前的宣传期却打乱了一切计划。


  六月份,他们在小小的直播间见了面。

 

 

 

 

 

【宇龙宇/巍澜巍】人间不值得 09

*大家好 第九棒是我 昨天转棒没想到今天忙到飞起
*点梗已经安排上了 还有篇很长的也一直在写 争取我走之前写完
*还有 我是来填坑的 归档见评论

  白宇不是没想过试一试的,试着把朱一龙拦在小角落里,试着告诉他,龙哥,我好像喜欢你。
 

   但是没有一次能实现,没有机会,或者说,他说不出口。

  这个时候他就无比羡慕沈巍和赵云澜了,毕竟没人阻止他们相爱,他们也不必承受那么多世俗眼光。
 

    赵云澜说龙哥比他勇敢,说龙哥对他不一样,他何尝会不知道,那个人从来都是个聪明至极的人,有那个年龄该有的担当,有长他两岁该有的阅历,所以当朱一龙当初在片场宠着他,三个月给他准备早餐,他知道的,他不一样。

  但是这能说明什么呢,一点点不一样而已,他们都有前任,前任都是不错的姑娘,他们都是演员,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帅哥美女从来不缺,谁都不能确保,当时那点点不一样,在经过三个月沉淀会不会消失,谁都不知道。

  他这么想着,抬头一看,沈巍那张和朱一龙相似至极的脸就显得格外令人难受了。

  “沈教授,等了我一万年,累吗。”

  话不由自主的出口,一出口白宇就暗道不妙,果然看见沈巍皱了皱眉头 。

  朱一龙没想到他突然这么问,一时有些措手不及,而且这是沈巍和赵云澜家事,他不能随意作答免惹人家不满,尝试着联系一下沈巍,把那句话极快复述过去,倒换来了沈教授一个沉默。

  “……他是这么说的?”那边沈巍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对。”朱一龙给了个肯定的答复,又仔细想了想那句话,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稍等…“等了我一万年,累吗?”这句话,怎么想也不可能是赵云澜说的,且不说这个时候赵云澜知不知道沈巍等他一万年,即便知道,累吗这种问法,不是他这种情商极高阅人无数的人说出来的。
  

  倒像是,倒像是一个小心翼翼试探的小孩,借一个不成熟的问题,透一点点自己的真心出来。

  如果这么说的话……一个想法突然疯狂在脑海里滋生……他不敢确定的联系沈巍“沈教授…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朱一龙……如果我想的没错,那个赵云澜应该不是赵云澜。”沈巍倒是冷静的措辞,直戳戳的指出问题所在。

  赵云澜不是赵云澜,那会是谁。

  “白宇?!!!”

  朱一龙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随机不敢置信地望向对面的人,那边白宇似乎是被自己这句没脑子的话也吓了一跳,正懊恼地搔着胡子,这下被朱一龙一盯,吓得差点从坐着的桌子上掉下来。

  朱一龙忙上前一步,试图接住摇摇晃晃的那人。

  是了,他可以过来,为什么白宇不可以,如果一开始他见到的人就是白宇,那么为什么看到赵云澜的熟悉感就可以解释清了,而赵云澜对符咒的不熟悉以及反常自然也可以解释的轻。

   或者退一万步讲,即便是赵云澜本人也无所谓了,他问清楚,也不至于出什么麻烦,他一个人在这边,难保下次面对什么问题,束手无策。

  “小白?”他听到自己开口,并且听到自己一瞬间被放大的心跳。

  微微的窒息感让他越发紧张,细密的汗珠从手心渗出来。

  “……龙哥?!!”

长期保存

有没有想看的点梗!!
巍澜 rps都可以
我写!!!

最后一弹了
我们的故事 就从这里开始了
后面的我没有再做整理了
因为都是大家知道的糖了
我和椰子一起翻了宇哥龙哥的微博
椰子很快
我足足翻了两天
我们发现沉稳的活泼活泼的沉稳
龙哥很皮宇哥早熟
前半生也许没能参与
但是后半生 每一件事都有对方的印记
做的匆忙 希望你们喜欢
@玫瑰花长在椰子林

北宇微博分析第三弹
今天有点忙 只弄了一点点
明天把剩下的扒完
请大家再耐心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