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现实向真的可以甜
我今天状态很差
看到视频才开心了一点
现实向 真的 可以甜!!!!

这两天在外旅行
更新可能性不大qaq
不便之处 尽请谅解

我什么时候写完 什么时候放全文 我不信了_(:з」∠)_

你是我最愚蠢的一次浪漫

※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你是否有见过雨后的山 ,雨丝围绕,雾气从山里散开来,仿若仙气,阳光从阴云的缝隙里直劈下来,看得见天悄悄透出的蓝。

  你想到什么。

  朱一龙想到白宇。

  他躺在休息椅上,看那人骑着车在片场四处游荡,看那人向他骑来。

  “哥哥。”白宇一张嘴,他仿佛就看见了那道光,劈开他全部的冷漠盔甲,直直照在他身上。

  朱一龙见过很多人,那些人或喜或悲,性子或急躁或沉稳,却只一个白宇,初识的高冷也好,相熟后的跳脱也好,让他一下子就记在了脑子里。

  这个世间有无数种相遇,但让朱一龙来说,不会有任何一个相遇,可以像他遇见白宇这样,刻骨铭心又酣畅淋漓。

  镇魂的本子一开始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吃惊的,这个本子不算好,剧情衔接矛盾,虽然只有几章,但是有不少问题已经暴露了。

  但他得接这个本子,对他来说向来不是他挑本子,是本子挑他,表演这条路他走的不算顺畅,每一个机会都值得珍惜。

  他定了下来,剩下的交由团队接洽,开拍在即,他得抓紧时间看看本子。

  看之前,他还是去读了原著,沈巍和赵云澜,
这两个角色被原著作者塑造的极有生命力,沈巍,巍巍高山 ,连绵不绝,是个霁月清风的好名字,那么谁会是那个赵云澜?

  更衣室里 他见到了白宇,这个演员他听说过,中戏的毕业生,演过大大小小一些剧,和他差不多,戏红人不红,倒是比他还要小两岁,如此看来不过也是还是个孩子。

  他们站在一起,一起上香,一起听导演说开机大吉,相互介绍
  你好,朱一龙。
   hi, 白宇。

  简单又毫无亮点的开头,他只当这是他人生数部戏的其中一部,他只当白宇是他无数合作伙伴中的一个。

  但是人间世事从来难料,白宇终究成了他的特殊,后来过了很久他看见别人说,他们一个是白月光的白 一个是朱砂痣的朱。
  

  这话说的不对,他想,白宇不是他的白月光,他是他的心头血,是他的朱砂痣,是他的玫瑰花刺。

  代表着什么呢,代表着他宁愿剜心取血,他宁愿满手尖刺。

  什么时候变得不一样的呢,没人说的清楚。

  也许是白宇骑着车叫着哥哥想他走来时,也许是他偶尔发呆被白宇拽回现实时,或者是两人对戏时从未间断的小动作。

  从没有任何一个剧组让他可以融入的如此之快,也从未有这样一个搭档可以换着花样逗他开心,让他偶尔有些晃神,当他有一瞬间的想法想留在戏里时,他突然发现有些东西已经脱离了原本的轨道,朝着未知的方向迅速发展起来。

  这样不行,他想。白宇有女朋友,他是知道的,是个很好的姑娘,长的也好看,偶尔探过一次班,说起话来温温柔柔的,是白宇会喜欢的类型。

  左右不过是没有出戏,拍完大家各自分开,这些不该有的心思自然也会烟消云散,倒也没道理让他多思片刻。

   但总有些东西是想不到的,当他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捡到胃疼的意识模糊的白宇时他就知道了,老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这个玩笑要不要开下去,由他决定。

  他已经叫了那人助理过来,看着她熟练的从背包里拿出胃药,拿着水喂了白宇吃下,他转过身想,他不会开这个玩笑的。

  可是第二天拿着早餐敲响那人的门时,他后悔了,或者是,从昨天转身就后悔了。

 
   人总是这样的,在你做出决定之后,你才会发现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上天和他开了个玩笑,他想,那就开一次玩笑吧,像个无知的幼童,只要眼下的时间是开心的,又何必去考虑之后的事呢。

  叫醒迷迷糊糊的人,催着那人早起刷牙洗脸,盯着那人吃完早餐,向他宣布这几个月早餐由他负责的决定,索性当一回沈巍,在这短短的时光里,至少有个赵云澜值得他去守候。

  白宇是个极通透的人,偏偏在感情上有些迟钝,却对他依然是极好的,龙哥龙哥叫个不停,时不时的小动作哄他开心,拍戏过程也不忘逗他,他望着他想,要是这段时间再长一点就好了,我在做一段时间沈巍,你再做一段时间赵云澜。

   总归是要有个结局的,白宇戏份比他早杀青一天,剧组准备了盒花,拖他交给白宇,他还穿着那件带袖子的短袖,遮住他的荨麻疹,好像遮住这个夏天一场梦,将花交给他,也只敢伸手摸摸那人小小的胡茬,他想,这下总该结束了。

  白宇

 

 

现实向可以甜的
你们信我

我磕过的正主很多已经结婚生子了
但是也不妨碍我继续磕激情为爱产粮
我不会丧哒

【宇龙宇/巍澜巍】人间不值得 09

*大家好 第九棒是我 昨天转棒没想到今天忙到飞起
*点梗已经安排上了 还有篇很长的也一直在写 争取我走之前写完
*还有 我是来填坑的 归档见评论

  白宇不是没想过试一试的,试着把朱一龙拦在小角落里,试着告诉他,龙哥,我好像喜欢你。
 

   但是没有一次能实现,没有机会,或者说,他说不出口。

  这个时候他就无比羡慕沈巍和赵云澜了,毕竟没人阻止他们相爱,他们也不必承受那么多世俗眼光。
 

    赵云澜说龙哥比他勇敢,说龙哥对他不一样,他何尝会不知道,那个人从来都是个聪明至极的人,有那个年龄该有的担当,有长他两岁该有的阅历,所以当朱一龙当初在片场宠着他,三个月给他准备早餐,他知道的,他不一样。

  但是这能说明什么呢,一点点不一样而已,他们都有前任,前任都是不错的姑娘,他们都是演员,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帅哥美女从来不缺,谁都不能确保,当时那点点不一样,在经过三个月沉淀会不会消失,谁都不知道。

  他这么想着,抬头一看,沈巍那张和朱一龙相似至极的脸就显得格外令人难受了。

  “沈教授,等了我一万年,累吗。”

  话不由自主的出口,一出口白宇就暗道不妙,果然看见沈巍皱了皱眉头 。

  朱一龙没想到他突然这么问,一时有些措手不及,而且这是沈巍和赵云澜家事,他不能随意作答免惹人家不满,尝试着联系一下沈巍,把那句话极快复述过去,倒换来了沈教授一个沉默。

  “……他是这么说的?”那边沈巍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对。”朱一龙给了个肯定的答复,又仔细想了想那句话,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稍等…“等了我一万年,累吗?”这句话,怎么想也不可能是赵云澜说的,且不说这个时候赵云澜知不知道沈巍等他一万年,即便知道,累吗这种问法,不是他这种情商极高阅人无数的人说出来的。
  

  倒像是,倒像是一个小心翼翼试探的小孩,借一个不成熟的问题,透一点点自己的真心出来。

  如果这么说的话……一个想法突然疯狂在脑海里滋生……他不敢确定的联系沈巍“沈教授…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朱一龙……如果我想的没错,那个赵云澜应该不是赵云澜。”沈巍倒是冷静的措辞,直戳戳的指出问题所在。

  赵云澜不是赵云澜,那会是谁。

  “白宇?!!!”

  朱一龙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随机不敢置信地望向对面的人,那边白宇似乎是被自己这句没脑子的话也吓了一跳,正懊恼地搔着胡子,这下被朱一龙一盯,吓得差点从坐着的桌子上掉下来。

  朱一龙忙上前一步,试图接住摇摇晃晃的那人。

  是了,他可以过来,为什么白宇不可以,如果一开始他见到的人就是白宇,那么为什么看到赵云澜的熟悉感就可以解释清了,而赵云澜对符咒的不熟悉以及反常自然也可以解释的轻。

   或者退一万步讲,即便是赵云澜本人也无所谓了,他问清楚,也不至于出什么麻烦,他一个人在这边,难保下次面对什么问题,束手无策。

  “小白?”他听到自己开口,并且听到自己一瞬间被放大的心跳。

  微微的窒息感让他越发紧张,细密的汗珠从手心渗出来。

  “……龙哥?!!”

长期保存

有没有想看的点梗!!
巍澜 rps都可以
我写!!!

最后一弹了
我们的故事 就从这里开始了
后面的我没有再做整理了
因为都是大家知道的糖了
我和椰子一起翻了宇哥龙哥的微博
椰子很快
我足足翻了两天
我们发现沉稳的活泼活泼的沉稳
龙哥很皮宇哥早熟
前半生也许没能参与
但是后半生 每一件事都有对方的印记
做的匆忙 希望你们喜欢
@玫瑰花长在椰子林

北宇微博分析第三弹
今天有点忙 只弄了一点点
明天把剩下的扒完
请大家再耐心等一下